现在时间是:
您所在位置:古田新闻资讯 > 财经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今年全球经济萎缩3%

时间:2020-05-03  来源:  作者:古田新闻资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报告: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4日发布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经济衰退。(新华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4日发布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经济衰退。

  相关报道:

  IMF:预计2020年美国GDP增速为-5.9%

  IMF世界经济展望:预计2020年美国GDP增速为-5.9%;预计2021年美国GDP增速为4.7%。(来源:第一财经)

  IMF:预计新兴市场今年负增长 需提供流动性应对疫情

  在当地时间4月14日发布的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WEO)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受到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影响,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今年将录得负增长,增长-1%,比1月的预期下调了5.4个百分点。

  不过,IMF同时预计其2021年的经济增长将反弹至6.6%,比1月预期上调了2个百分点。

  IMF表示,当下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经济取决于许多不确定因素,而这些不确定因素又以难以预测的方式相互作用。这些因素包括例如大流行的发展路径、疫苗和疗法的进展、遏制工作的强度和功效、供应中断和生产力受损的程度、全球金融条件急剧紧缩的影响、人们支出方式的变化、人们的行为变化(例如避开购物中心和公共交通工具)、信心影响因素和商品价格波动。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录得负增长

  IMF分析称,所有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都面临着健康危机、严重的外部需求冲击、全球金融条件急剧收紧以及商品价格暴跌的问题。

  “总体而言,预计到2020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萎缩–1.0%。若不包括中国,其增长率预计为–2.2%。”IMF还表示,如果这些国家之间为防止病毒广泛传播而需要采取更严格的遏制措施,其增长还将更低。

  不过,细分来看,IMF预计亚洲的新兴经济体将是2020年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地区(1%),虽然这一增速比其近十年的平均增长水平低了超过5个百分点。其中,印度(1.9%)和印度尼西亚(0.5%)经济将适度增长,还有些亚洲新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则预计将会出现大幅收缩,比如泰国增速将为–6.7%。

  而亚洲以外的新兴经济体中,IMF认为会出现增速严重放缓或彻底萎缩。具体而言,拉丁美洲整体增速为–5.2%,其中,巴西的经济增长为–5.3%,墨西哥为–6.6%。欧洲的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整体增速亦为–5.2%;俄罗斯的经济预计将萎缩–5.5%。中东和中亚地区的增速为–2.8%,其中沙特阿拉伯为-2.3%,包括伊朗在内的大多数区内经济体预计都会萎缩。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增速为-1.6%,其中,尼日利亚和南非的增长率分别预计为-3.4%和-5.8%;IMF还专门指出,伴随今年年初以来的油价急剧下跌,石油输出国的近期经济前景已大幅恶化,该集团今年的增长率预计将降至–4.4%。

  疫情冲击下,更为脆弱

  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分析称,在疫情冲击下,较之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还面临其他挑战——随着全球风险偏好的减弱,资本流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逆转,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汇率面临压力。同时,其还面临卫生系统薄弱和财政支持空间有限的问题。此外,一些新兴经济体在陷入疫情危机前,就处于增长缓慢和高债务水平的脆弱状态。

  事实上,早在WEO发布前,IMF和多机构就曾对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做出警示。

  此前,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就曾在《直面危机:全球经济的优先事项》演讲中指出,2020年全球经济预计将出现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后果。而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多数地区的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面临较高的风险。

  她称,这些地区的很多国家卫生体系较为薄弱,面临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和贫穷的贫民窟(保持社交距离几乎不可能)抗击病毒的可怕挑战。其次,这些国家的资源较少,面临目前的需求和供给冲击以及金融条件急剧收紧的风险,部分国家的债务负担可能难以持续。

  此外,它们还面临巨大的外部压力。在过去两个月中,从新兴市场流出的证券投资规模约1000亿美元,比全球金融危机同期高出两倍以上。大宗商品出口国遭受了大宗商品价格崩溃的双重打击。侨汇——众多穷人的命脉——预计将会萎缩。

  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劳克林(Sam Laughlin)估算,若疫情在二季度仍得不到控制,新兴市场资本流出规模将很快突破2000亿美元。如此迅速的资本流出,对新兴经济体金融稳定施加了较大压力,外汇市场尤其明显。

  中信证券列出了近期最易引发货币危机的新兴国家,包括印尼、菲律宾、土耳其、南非。

  在这四种货币中,印尼卢比在3月一度暴跌15%,美元对印尼卢比刷新22年高位至16625;土耳其里拉大跌6%,美元对土耳其里拉刷新一年半高位至6.6上方;美元对南非兰特3月亦大涨15%,并刷新历史高位;仅菲律宾比索的表现相对平静,美元对菲律宾比索一度刷新半年高位,但随后回吐所有涨幅并收跌。

  兴证证券张忆东团队则将“疫情式经济衰退”导致的新兴市场债务危机列为中期要警惕两只“灰犀牛”之一。

  他称,相比2008年,当前新兴市场政府债务提升,经常账户盈余大幅恶化,财政盈余恶化且外债规模相比于其外汇储备较大,因此应对危机的能力更脆弱。

  基于此,他认为展望未来半年到1年,新兴市场衰退风险和违约风险将加剧,从而引发金融市场进一步动荡。并且,作为全球复苏的最薄弱环节,在发达市场疫情得到控制之后,新兴市场的缓慢复苏将影响全球生产。

  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提供流动性应对疫情

  IMF在WEO中还给出了多条政策建议:为卫生系统提供充裕资源;各国共享经济政策目标以及限制疫情冲击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在限制疫情冲击对经济活动的影响方面,IMF又给出了四个具体方法——有针对性的财政措施、提供流动性和信用担保、更广泛的刺激手段以及外部支持。

  在共享经济政策目标方面,IMF坦言,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比的政策目标更受限。因此,为满足对公共卫生和相关基本支出日益增长的需求,一些国家可能需要重新安排现行支出的优先次序,并保障例如对脆弱人群的支持等优先事项。

  即便如此,报告称,一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可能很快就会被处理危机的成本压得喘不过气。外部支持对它们必不可少,因而强有力的多边合作至关重要,包括帮助财政拮据的国家应对公共卫生和财政的双重冲击。

  “我们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外部融资总需求达到数万亿美元,而且它们只能自行筹集一部分资金,这带来了数千亿美元的剩余融资缺口。它们迫切需要得到帮助。”格奥尔基耶娃在上述演讲中也提及。

  为此,IMF已推出多项相关措施。

  WEO介绍称,IMF拥有1万亿美元的贷款能力来为成员国提供服务,而近来,又将紧急融资额度增加了一倍,使得其能够通过快速信贷基金(RCF)和快速融资工具(RFI)满足预期1000亿美元的紧急融资需求。

  IMF还通过控灾减灾信托(CCRT)向成员国提供债务减免,该基金目前有大约5亿美元的资源,包括来自英国的1.85亿美元新认捐和来自日本的1亿美元。

  此外,IMF更与世界银行共同号召官方双边债权国暂停对国际开发协会成员国(即2020年人均国民总收入低于1175美元的国家)的债务偿还要求。这将使这些国家能够将其稀缺的流动性用于应对治新冠病毒带来的挑战上。

  截至4月9日,已有超过90个经济体咨询了IMF的救助计划,这意味着全球将近一半的国家和地区考虑申请援助;另有至少60个国家试图运用世界银行的援助计划。(来源:第一财经)




上一篇:A股三大指数集体走强:创业板指涨逾3% 北向资金净流入165亿元
下一篇:没有了

资讯排行

 

蜀icp备13010793号-1